康美药业涉嫌“承包”医院药房侵吞国有资产

行业资讯 5vedi3mT 18℃ 0评论

生意社4月10日讯以药养医、药价高一直被公认为是推高药价的幕后黑手,致使百姓看病贵而屡遭诟病。为了医治顽疾,斩断药价与医院和医生的灰色利益链,挤出利润空间让利于患者,作为一种探索方式——药房托管曾经被各界普遍看好,但是在具体运行中暴露出许多问题,饱受舆论争议,最后被叫停终止。 

 

然而,紧跟着2014年春天的脚步,药房托管又一度回温重现,渐成气候。从2月8日起,康美药业(600518.SH)连发三份公告,宣称在广东、吉林和辽宁等地取得81家公立医院的药房托管权,对应药品收入规模达30余亿元。 

 

据记者了解,这次药房托管的做法与此前被叫停的药房托管南京模式几乎完全相同,也就是说南京模式曾出现的弊端目前依然存在,康美药业的药房托管方式再次引发舆论质疑:是否变相为承包医院药房?与医院利益关系如何界定?是否涉嫌不正当竞争? 

 

首先要界定托管药房的产权、收益归属问题。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分析,药房托管是一种有偿的经营和管理行为,医疗机构可依法授权给受托方。而受托方为了完成相应的经营指标,必然要付出人力、物力及财力,医疗机构应支付其一定报酬所得。这可以理解为是《合同法》范畴。 

 

因为所有权未发生转移,药房在对患者提供服务时,依然使用医疗机构的名义,因此在具体运行中产生的收益归属医疗机构。受托方并不能享有药房收益。孙东东认为,如果反过来,受托方将部分经营所得以托管费或其他形式支付给医疗机构,这就是变相的承包医院药房,其所得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记者曾致函康美药业,就药房托管中,是医院支付其费用,还是康美药业支付院方费用一事商情采访,对方工作人员答复,不接受采访。业内人士证实,是康美药业支付医院托管费用。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廖新波从《信托法》的角度阐释,药房托管不等同于药房信托行为。如果说药房托管是一种药房信托行为,则医疗机构与受托药品商业企业签订的是信托合同。自签订信托合同开始,委托人(医疗机构)和受托人(受托药品企业)将完全与受托的药房和药库分离,药房和药库变成法律意义上的信托财产。2020年十一月! 

 

显然,这与药房托管的性质和特征不符——医疗机构(医院)保持对药房和药库的所有权,所以药房托管不等同于药房信托行为。廖新波强调。 

 

至少从目前来看,药房托管缺乏法律的明确支持与保护。虽然具有类似于委托的合同关系,但不能按照合同法分类关系来调整约束,而且随着医疗机构和受托药品商业企业关系的多样化,两者之间将会形成更多的法律联系,一旦出现纠纷,争议将会更大。 

转载请注明:全国保健品网 » 康美药业涉嫌“承包”医院药房侵吞国有资产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